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忻东旺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追忆忻东旺暑假写生日记

2016-08-15 10:45:35 来源:艺术家亲友提供作者:
A-A+

《阿依古丽》(月亮花)——感叹唯美

  新疆维吾尔族姑娘或塔吉克姑娘之美丽,在我脑海里的印象还是在以往画家的作品中形成的。等我亲自见识到那种美,还是有些震动。大街上看到漂亮的维族姑娘很多,但并不有机会为我们做模特儿。

  这位姑娘是新疆师大的朋友帮忙请来的,当我见到她时,足足有半个时辰没有心情动笔,原因是这位姑娘的容貌出乎我意料。当时那种窘态可想而知。但是很多人在等着看,我不能不画,再说这样该会伤着姑娘的脸面。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摆弄,我终于对她的一个姿势和表情产生了兴趣,那种感觉颇有绝路逢生之意。她的美终于在柳暗花明间呈现了,这时我感叹道:“唯美的生命力,原来如此之伟大!”虽很难说从这幅画会唤起我“唯美的知觉”,但这幅画得以产生的理由和契机确实是唯美之意。

  当时在场的维族画家买买提·艾依提老师为我翻译了姑娘的名字:阿依古丽就是月亮花的意思。这朦胧诗情的名字更是熏染了我的画意。

2006年8月6日

暑假日记之一《雪域远去》

  天气: 晴朗,2006年7月21日

  不知为什么,我总怀有画少数民族的愿望,虽然我很清楚,那并不是发挥我感觉的最佳所在。

  新疆地之大不知该怎样形容才是,这里分布着极端贫瘠和天堂般的丰盈,因而造就了苍枭悠扬的文化。古西域曾一度辉煌繁华,但早已是灰飞湮灭之境了,只留下那皑皑残垒对应着凛然雪域,那似乎是人与自然最庄严的歌唱。

  在人们的印象中,新疆是个充满歌舞欢乐的地方,我确也领略过维族人在葡萄园里唱歌跳舞的动人景象,那一刹那绝对是“乐土”二字的最好解释,但他们欢笑的大眼睛忽而却又充满了忧郁。

  为什么这陌生的眼睛让我感到如此的亲近?亲近或而悲怜,悲怜又生委屈,这一切都因我自作多情之故?但又不尽然。或许因为地域之浩远生就了这份悲情,或许“羌笛何需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那已经是何等凄凉之地了,可距新疆只能算是遥及聊程。

  几天来与妻子孩儿游移天山、吐鲁番等地,算是初步领略到了一些壮阔与峻峭。当奔腾的溪流从你脚边经过,那么你会觅流遥望那圣洁的雪峰。原来,那就是恩泽大地的天良,她具有海拔,更拥有胸怀,面对她那永恒的消融,我又忍不住潸然泪下……

  至身乌鲁木齐市远没有实际那么渺远,这里和内地看起来没有什么两样。一样的喧嚣,一样的嘈杂,司空见惯中只是多了一些穿长袍的民族妇女,但到处是和内地同样的商业广告,彻底刺透了地域文化的遐想。是啊!现代文明给人们带来了生活的方便,同时也掠荒了民族文化的田园。画画已颇难找到穿地道民族服装的人了,看来想企及纯然之美是奢望了。出现在眼前的只有恍惚,是民族的恍惚,是文化的恍惚。

  朋友帮找来一位塔吉克族小伙子做模特,与心中的期望相差甚远,但又不好不画,所以硬着头皮摊开了画箱。可我决不能违情地画画,在有限的条件下,请模特调换了件衣服,似乎有了一点感觉。塔吉克小伙子硬朗英俊,除了他的容貌之外,一切都显得贫乏之极:白衬衫、牛仔裤。现实生存对他或许是幸运的,可我却难以驱逐心中的寂寥。但他毕竟不是我平常所画的汉人,作为高山民族我必将赋予他山的气魄、山的忧郁“雪域远去”是我画这幅画的心绪 。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忻东旺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