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忻东旺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念故人

2014-04-23 17:08:5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孙霞
A-A+

  太匆匆,东旺走了!

  二零一四年四月五号,清明节的晚上,收到先生发自南京的短信:“今天上午发了一个怀念东旺的微信,在画室一个人泪流满面……”。自称不屑表达情感的“粗人”,竟如此伤怀。

  我对东旺的了解,源自宏芳。那时,宏芳还不是他的夫人,是与我邻床的室友,一个在央美进修民间美术的明艳女孩,我的先生则是东旺上铺的同窗。四人同在校尉胡同的美院学习,相似的婚恋关系,使我们有许多共同的话题,彼此更是亲近。那一时,东旺是我眼中最痴情的男子,宏芳是点然他灵感的火焰,相守的日子变成东旺笔下带有爱意的色彩。

  后来,成家的东旺,笔下出现了让画坛一亮的“农民工”兄弟,宏芳是他身边前后照应的另一半。坚持画自己“风情画”的执拗者,展现了他过人的天赋和感受,将关注的目光更多地投向了平凡的“乡亲”和景物。同为妈妈的我们,主要话题也转向了“孩子”。先生们,则成了我们闲谈中的布景。蒸蒸日上的事业,从未影响东旺与家人的相守。那一时,东旺是我眼中最接地气的才子,宏芳是第一个品评他画作的挑剔者,他总能将意见化解为画中的神奇。

  再后来,选择读研的我,被先生领到天津去学习。恋家的东旺不辞劳苦,开车带我们去他北京的画室看画,参观美院高研班……,宏芳说:你们去,家里有我呢。那一时,东旺是我眼中敬仰的良师,宏芳是最重情谊的朋友,没因他们一家来宁时,我们寒酸的接待而疏离,他们是我放在心里珍惜的车笠之交。

  一别多年,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各自忙碌。再见时,孩子们都长大了,宏芳成了东旺如影随行的全职太太。那一时,东旺是我眼中克己复礼的成功人士,宏芳是他不可分离的左膀右臂,东旺的画中,宏芳的形象是完美的,她依然是他的女神,而她只属于他了。

  最近的一次相聚,是在东旺去年的个展上,我们等了很久,才见到强打精神出来的东旺……。那一时,人们眼中高产的大师,强撑着站在那里,不愿怠慢朋友们的热情,宏芳则尽量为他周全……。不想竟是永别,那时他已重病缠身!

  再见宏芳,竟是在医院!瘦成一阵风似的宏芳,还惦记着没有照应到来京访学的我。东旺也念念不忘要打电话给家兴,为区区的一点药品表达谢意。那一时,他们是我眼中只知感恩的贤德贵人,而我却无法帮到他们,只有祈祷!

  然而,东旺还是去了,那么匆匆!得知他们已经皈依后,我的心痛稍有减轻,对此时的东旺来说,这应该是一种圆满吧,我想。

  在天堂的东旺,放不下的就是他挚爱的妻子与儿女,今后的路,没有他的呵护如何顺畅?!多心的我,不禁杞人忧天。看到宏芳发出的帖子,我放心了,东旺为家人留下了最珍贵的礼物,不生不灭,永恒自在。

  天,青寂,了无音,陌上花开。

  东旺,我们会与宏芳一起等你归来,虽然仍有心痛。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忻东旺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