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忻东旺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怀念东旺——赵家兴

2014-04-23 17:03:35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赵家兴
A-A+

  二十年前,我们二十几个年轻人,来到中央美院参加第七届油画助教班学习。记得初次报到时,在教务处遇到的第一个同学,就是东旺。他身材高瘦,单肩背包,头戴帽子,我们不知道对方的姓名,却相互打着招呼。

  后来,大家住在同一宿舍,他就在我下铺,彼此开始熟悉起来。一天早晨,东旺爬起来坐在床边发呆,魂不守舍。问他怎么了,他说梦见女朋友和人跑了,我们大笑。东旺自言自语道:咋办呢?咋办呢?我和对面的浦菱,给他乱出主意,怂恿他赶紧回去办,东旺竟在当天上午就回山西去了!课都没上。几日后,带着扎两条羊角辫子的张宏芳回到了美院,将漂亮女友安排在民间美术系进修,算是从此拴住了美人。

  九四年,在我们班的毕业汇报展上,东旺拿出两幅作品,一张是大画,画一群挤满山沟的泥娃娃,土味十足;另一张是宏芳的肖像写生,色彩、用笔,漂亮而率性,风格竟不一致,让人印象深刻。哪怕后来东旺恣意变形的人物画,得到画坛的普遍认可,他画夫人时,依然会变得中规中矩,不敢怠慢,甚至稍显拘谨。东旺的爱情专注、深厚、细腻,有时还黏糊。也许,正因如此,他的家庭才充满了融融天伦乐。听孙霞说,东旺走的那一刻,累极了的宏芳在半梦半醒中梦到东旺一步一回头的远去,依依不舍……,不成想梦醒即真!

  陈丹青说过,中国能画好农民的画家有三人,王世廓、陈丹青忻东旺,细想此言不虚。四九年之前的暴力革命,延安画家配合武装斗争,王世廓创作了油画《血衣》,堪称经典;文化大革命期间,当过知青的陈丹青,在美术作品配合政治运动的疯狂年代,突破“红、光、亮”,画出从《进军西藏》到《西藏组画》的朴实形象,成为当时独具画坛风流的人物;“文革”后,中国全面发展生产,搞经济建设,东旺在九五年以《诚城》亮相“第三届中国油画年展”,一举成名。接下来,东旺连续创作了《适度兴奋》、《远亲》、《装修》、《绚日》、《消夏》、《龙脉》等一系列优秀作品,让我们看到城市中无所不在的农民工身影,这些画中的人物形象,是体察灾难深重的中国农民在当今社会的另类肖像。

  二零零三年,东旺再次到中央美院参加第一届油画高研班时,我去北京看他,在他房间,我们聊到凌晨。他从欧洲博物馆的原作,一直谈到传统中国画的人物神韵,非常兴奋,在谈及自己的创作时,他说正在考虑怎样变形适度的问题,记得当时他自嘲的说:洋面包不适合我,还是吃窝窝头吧。

  二零一零年,我去他在清华美院的画室拜访他,他指着画架上一幅刚完成的画说:我在思考表现第二代农民进城,想表现出他们尽管穿着时髦,但仍然得不到身份认同的苦恼……。这幅作品后来取名《迷城》。从《诚城》到《迷城》,是不是也是农民儿子忻东旺自己的心历路程?东旺朴实、勤勉、执拗而智慧,创造出当代最具真实深刻的农民形象,他的画笔融透着慈悲大爱!

  去年五月,东旺在中国油画院举办个人画展,我们去北京祝贺,欢聚一堂,何曾想一挥手竟成永别!回顾忻东旺的艺术成就,我可以感言:他的画必将载入中国美术史册!东旺永远活着。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忻东旺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